在尼亚加拉买个酒庄却掉进坑

Published by ccic on

加拿大多次获奖的华裔纪录片导演戴小平,编写、导演及监制,与CBC加拿大广播电视台联合制作的纪录片“My Farmland”《我那片田园》,315日在CBC加拿大广播电视台首播。该纪录片追踪记录了三个家庭和一个葡萄酒庄的故事:葡萄酒庄这个大坑,一代人填不平,得两代人填。

葡萄酒庄,在中国代表着身份、地位和财富,然而《我那片田园》记录了一位中国商人在尼亚加拉买下一间酒庄之后的遭遇﹕员工炒老板鱿鱼,顾客不再上门买酒﹐生意不见起色﹐投资还需继续。庆幸的是,最终他的外甥从美、加大学毕业,帮助他经营,终于使酒庄重新走上轨道。

这是加拿大最古老的赤霞珠白葡萄酒庄园之一。

这是一个1953年的安省酒庄……

Marynissen Estates酒庄坐落在安省尼亚加拉地区,前酒庄主Sandra Marynissen的父母于1952年从荷兰移民到加拿大,并在第二年购买了这座庄园,这是加拿大最古老的赤霞珠白葡萄酒庄。随着父亲的去世,以及自己的健康每况愈下,酒庄疏于打理,同时又急需大量投资,所以Sandra决定将它转手卖掉。

2012年,中国公民杨军从Sandra Marynissen手中购买了这座酒庄。杨军在国内从事制药工作,由于工作繁忙,目前还一直生活在中国。

2012年 中国投资者合股买下了它。

杨军很喜欢喝白葡萄酒,在中国,拥有一座酒庄也是身份的象征,所以就慕尼亚加拉的名,买下了酒庄,进军酿酒业。

尼亚加拉风光优美,酒庄云集,不过杨军很快就从进军酿酒业的喜悦中惊醒了:他本人并不懂如何酿酒。杨军被设备的昂贵、酿酒过程的复杂、邻居的敌意所惊呆,没多久他就被大部分员工炒了鱿鱼,原因是无法有效的沟通。

坑之一:中国投资者买了酒庄,老顾客转身就走

酒庄前任销售经理Wendy Cheropita表示,从许多当地人那里得知,他们在酒庄卖给海外投资者后就不再光顾这里了。“绝大多数人都不喜欢改变。他们不理解海外投资者是怎么回事,对于自己不懂的事情又很恐惧。”Wendy说。

许多尼亚加拉附近的当地人,将Marynissen酒庄看做是真正的加拿大酒庄,而当中国投资商入股酒庄后,他们认为酒庄失去了一部分加拿大的成分。

坑之二:一切都归零,不懂问了,也没有人教

杨军的姐姐杨女士也承认:“好多人认为中国人有钱,可以买这些东西,但经营的状况好不好,可能也有人看着我们当笑话。所以,我们当时挺艰苦的,真的对红酒和种植都不太懂。”

除了经营之外,他们也面临葡萄酒销量的问题及语言的障碍。

“我们都是从零开始的”杨女士说,纪录片导演戴小平告诉当地媒体Niagara This Week,杨家人购买这座酒庄时,并不知道如何种葡萄,也不知道从这份投资中得到回报究竟需要多久。

坑之三:三个股东都退股了 

但更艰难的事还在后面。

购买酒庄一年后,三名股东宣布退出,杨军决定将酒庄买断自家拥有。关于这一段,当事人讳莫如深,如果展开估计又是一部纪录片。

坑之四:增加了3倍的人手,但没人听老板的

杨女士请求前任经理兼酿酒师Gordon Roberts回来继续工作,一同就酒庄的发展方向从长计议。据Roberts说,由于杨军的投资,酒庄创立的工作职位增加了3倍。

但杨女士说,酒庄在加拿大的占地面积和销量都不是很大,由于他们有意将酒庄产品推向中国,所以还需要增加产量。而本地员工只打算在加拿大境内卖葡萄酒。于是,杨家人与本地员工在发展方向上出现意见分歧。为了增进Gordon对两国文化差异的了解,杨军每年都会邀请他到中国一聚。

Gordon说,与杨家人一起工作会有语言障碍。他担心自己的观点没有很好地传达给对方。他说:如果你缺乏行业知识,就很难弄出一份符合行业规则的企划。

杨女士在谈起双方意见分歧时说道:有的时候,酿酒师就是不听你的。他觉得自己是对的,因为他觉得你不懂行。

最终,Gordon提前终止了在酒庄的工作。

哽咽落泪:真想把它给卖掉

杨女士坦言,酒庄一直在亏损,如果当时知道经营酒庄会遇到这么多问题,可能就不会购买这个酒庄了。“这是一种错误的投资”,她说,“真是想把它给卖掉,可是我们一直坚持着。”说到这里,杨女士声音哽咽,落下了泪水。

杨女士认为,家族企业让自己家人来管理更好,加上与当地人交流有语言障碍,于是她决定让还在美国读大学的儿子Simon Zhang张西蒙过来经营。

转折:第二代找到出坑路

张西蒙一开始,也很难与当地员工进行有建设性的对话,因为他自己连葡萄的名字都叫不出。他意识到有许多知识需要学习。

为了学习经营葡萄酒庄,张西蒙决定有系统地学习葡萄、酿酒工具及酒庄结构方面的知识。他还向种植商请教实际操作上的问题。“一开始,他们看到你是中国人,觉得你什么都不懂。”他说。但随着三个月的相处,张西蒙与种植商逐渐建立了信任。

产品设计也在张西蒙的考虑范围内。他发现,包装设计对于是否能将酒卖到LCBO有直接影响。与此同时,他还周游中国,寻找成本较低的原材料,如标签和酒瓶。

随着时间推移,张西蒙开始邀请更多当地人到酒庄来品酒,让当地员工对他们讲述品酒知识。消息传开后,越来越多的当地人开始再次光顾酒庄。“让他们相信你,同时对他们有信心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花了整整一年,才让他们敞开心扉,教我酿酒的知识。”

Winetech Canada的Wes Wiens负责教张西蒙关于种植葡萄的知识。他说:“让酒庄主理解我们经营的季节,我们理解他们的期待。虽然我们还有许多要做,但我们都在学习中。”

Wiens还说,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工作,双方都需要根据需要和变化而调整。目前,张西蒙打算更换葡萄酒品种,为进入中国市场做准备。他们将在收成后,与Wes Wiens一起在酒庄种植制作丽珠白葡萄酒的葡萄品种。与此同时,杨女士也开始负责对来酒庄参观的中国朋友做讲解。

张西蒙说,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葡萄酒消费者,他开始花更多时间在中国,介绍Marynissen酒庄的葡萄酒,接下这个“家族”交给他的任务。

纪录片中,中国投资者遇到的困难都是真实的,但却并不是全部的。在中国创立一个陌生的行业有多难,在加拿大至少会double。陌生行业的每一个坑,都只有亲脚踩进去了才知道是什么样的坑、究竟有多深。

如果有“在加拿大买一个生意,然后投资移民”想法的朋友,请你一定先要想清楚:你买下的生意,究竟是馅饼还是陷阱?